%e9%ab%98%e7%89%b9%e6%9b%bc處理情感跟開飛機一樣——總會遭遇故障,所以,最好的方法是,除了知道平時怎麼開,還得知道為什麼會出故障,出了故障怎麼辦。  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約翰·高特曼(John Gottman)成立了一個“愛情實驗室”,研究了幾千對情侶,通過長達40年的研究,高特曼教授發現,關係的破裂可以分成5個階段:     ▲ 約翰·高特曼   第一步:滑動門時刻(slidingdoor moment) 高特曼認為,伴侶之間的每次互動,都是一個“滑動門時刻”:當一方向你敞開心扉、表露情緒時,其實也提出了期望,這時另一方會怎麼做呢?把握還是錯過會造就不同的結局。   他舉了自己的一個例子:一天夜裡,他正愉快地看一本推理小說,看到一半他起身去廁所,透過鏡子,他突然發現太太不太開心。 這就是一個“滑動門時刻”:他可以選擇回去繼續讀小說,也可以選擇關心太太。高特曼選擇了後者。 這只是一件小事,也許並沒那麼重要,但積少成多,如果每個這樣的時刻,我們都選擇關心對方,而非愉悅自己,那麼信任就會越來越牢固,否則信任就會慢慢瓦解。 因此,高特曼教授說,當滑動門打開的一刻,如果我們能面向(turning toward)伴侶,就能讓彼此更相愛;如果我們背向(turning away from)伴侶,關係就會漸行漸遠。   第二步:遺憾事件 如果錯過了滑動門時刻,視而不見或置之不理,那麼這件事就會演變為“遺憾事件”。這樣的演變,雙方都得負責任。表達的那方,方式是否適合呢?接收的那方,是否缺乏同理心呢?   第三步:蔡格尼克效應(Zeigarnik effect) 心理學家蔡格尼克發現,酒吧裡的服務生總能記住每個顧客點的酒,可一旦把酒送給客人了,再問他每個顧客點了什麼,他就一點想不起來了。因為,人對尚未完成的事,總會記得特別清楚。 所以,有遺憾、有一堆遺憾的伴侶關係中,那些沒解決的問題,會一次又一次的回來敲門,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翻舊帳。   第四步:消極詮釋(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,簡稱NSO) 問題越積越多、舊賬時常複習,無力解決的伴侶就會開始對彼此的行為,進行消極解釋,即把對方中性,甚至正向的行為,負面解讀,進而採取過激反應。   第五步:災難四騎士 互相消極解讀,彼此長期誤解的結果,就是伴侶開始用戰鬥或逃避(fight or flight)的姿態面對彼此。 高特曼教授將這一階段的互動模式,稱為“災難四騎士”:批評(criticism)、蔑視(contempt)、辯解(defensiveness)、冷戰(stonewalling)。 至此,一段關係算是掉進了泥坑,這時候如果出現了第三者,結果可想而知。但高特曼教授認為,真正破壞關係的並非第三者,而是滑動門打開的一刻,我們沒能面向對方的需求。 所以,真正殺死愛情的,不是背叛,而是一個一個自私、冷漠、懶惰的瞬間,是在該積極共振的時刻,我們沒有行動起來。 其實,這五步也同樣適用於親子、朋友、同事之間,很多成年子女和父母之間無話可說、互相看不順眼、動輒吵架,基本上也是在用“災難四騎士”彼此互動了,這何嘗不是十幾年、幾十年彼此錯過滑動門的結果呢?

兩性關係溝通相處秘訣-兩性溝通特極寶典.....

創作者介紹

裙子相關分享專賣

agh47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